• 首页
  • 房产新闻
  • 持有超百亿投资性房地产项目海航控股能否抓住最后的“稻草”

持有超百亿投资性房地产项目海航控股能否抓住最后的“稻草”-房地产资讯网

11-08分类: 房产新闻

在王健意外跌落之后,海航集团的扩张之路转为“收缩”。

但高杠杆路径留下的弊端显而易见,海航系企业对资金的渴求与日俱增。

接连借款、处置资产

6月11日晚间,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海航控股,600221.SH)发布多条公告,不乏涉及借款、处置资产、出让旗下航空公司控制权等与资金链相关的内容。

海航控股称,为接续公司存量到期贷款,进一步推动主营业务健康发展,公司董事会同意公司与国家开发银行海南省分行签署《人民币资金借款合同》,由公司向国开行申请贷款共计51.174亿元人民币。该笔贷款期限为1年,利率为合同生效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一年期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

与此同时,公司还将处置18架飞机。根据公告,海航控股拟向海航航空(香港)控股有限公司处置自有的 4 架 A319 飞机和 8 架 B737-800 飞机,旗下子公司长安航空拟向海航航空香港处置自有的 4 架 A319 飞机,交易金额共计 27.63 亿。另外2架B737-800飞机拟被卖给非关联方NAS Investments 10 LLC,交易金额2580万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海航航空(香港)控股有限公司的发展也并不乐观。公开数据显示,截至 2018 年底,公司未经审计总资产 38.58亿元,净资产 6.00亿元;2018 年 1-12 月未经审计营业收入为 0 ,净利润为-302万元。

除此之外,海航控股拟对北部湾航空进行股权重组,并通过股权转让和增资扩股等形式将控股权转让给广西北部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重组完成后,海航控股的股份由70%降为24%,退居第二大股东之位。

就在去年11月,海航控股还曾与乌鲁木齐市政府签订相关框架协议,向乌鲁木齐市政府或其旗下子公司出让乌鲁木齐航空的部分股权。海航控股的持股比例同样由70%降至30%。

“这会让投资者感到担心。”协纵策略管理集团联合创始人黄立冲告诉凤凰网房产,有关海航系出现财务困难的消息已经流传了很久,“当下的情况对海航来讲,后续的融资会有很大挑战。”

资金链左支右绌

实际上,海航控股资金链紧张的窘境并不是无迹可循。公开数据显示,海航控股2018年净亏损35.91亿元,同比减少208.08%;2019年第一季度净利润回正至11.4亿元,但仍同比减少14.77%。

若从负债来看,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海航控股的短期借款为309.09亿;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性负债高达637.19亿,同比增加297.61%。相对于386.55亿的货币资金而言,海航控股面临着巨大的资金缺口。

这也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5月24日,海航控股收到上交所发出的问询函,涉及公允价值计提、资金、业绩、财务等问题。其中,上交所指出,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 13.12%,经营活动现金流却同比下降 28.82%。此外,公司若干借款及融资租赁款未按协议约定按时偿还,触发逾期偿还及违约事项。

上交所质疑海航控股存在可能导致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要求公司自查资金安全。

同样在6月11日晚间,海航控股对此进行一一回复。针对债务问题,公司披露,于 2018 年度,公司若干借款及融资租赁款未按照相关借款协议及融资租赁协议的约定按时偿还,累计未按时偿还本金计人民币 75.78 亿元(“逾期偿还事项”),其中人民币 71.38 亿元已于 2018 年 12 月 31 日前偿还,人民币 4.4 亿元于 2018 年财务报表报出日前偿还。

并且,公司计划在借款到期前与各银行积极协商续借或展期安排。2019 年 1-5 月公司共计偿还长短期借款 83.76 亿元,其中 69.87 亿元已在偿还后完成续借,此外长短期借款计 85.52 亿元已与银行达成展期安排,续借及展期比例为 92%。2019 年1-5 月,公司共计偿还到期债券 14 亿元。

为偿还债务,公司已于 2019 年 3 月 5 日发行人民币 10 亿元超短期融资券。此外,公司拟面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不超过人民币 80 亿元的公司债券,用于偿还公司债务和补充流动资金,目前公司正在组织相关材料,向上海证券交易所提交申请。此外,公司将聚焦航空主业并在未来合适时机有序处置非航空主业相关资产,回笼现金补充流动资金。

对于上市公司出现债务逾期的情况,黄立冲认为将会出现较大的负面影响。“债务逾期如果无法在限定时间内解决,会导致股价大跌,这对股东而言是致命危险。可能导致退市和公司资产被拍卖和公司最终被清算。”

百亿地产或成“救命稻草”

尽管海航控股出现还款逾期行为,但目前投资者并没有抛弃海航控股。凤凰网房产发现,截至6月12日收盘时,海航控股盘中最大跌幅仅为1.48%,报收2.01元/股。

这或许与海航控股超百亿的投资性房地产项目相关。根据数据,截至 2018 年 12 月 31 日,公司第三层次以公允价值计量的资产共计人民币160.91 亿元,其中便包括投资性房地产 107.02 亿元。

其中,包括国旭、国善、航鹏等3幅地块,5个写字楼以及北京首都机场。海航控股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时指出,地块的开发利润达到15%,而北京科航大厦、海文大厦的空置率均不超过5%。

这些优质项目在年报中得以体现。根据年报,在采用公允价值计量的项目中,投资性房地产业务是唯一出现正增长的项目。若海航控股将项目顺利出手,无疑能够较为快速地带来现金流。

而海航处置旗下房地产业务的意愿相当强烈。其实,自海航集团的流动性问题全面爆发之后,其囤积的地块以及房地产项目已经在相继出手以应对偿债压力。就在今年1月份,海航集团举办推介会,其中,房地产被列为待处置资产之一。

2018年至今,海航集团先后出手了北京国晟物业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海口大英山CBD项目、香港国际建投69.54%股份等多个地产项目。承载着房地产等相关产业的海航实业板块随着大量不动产的脱手已经不再是集团的核心业务板块。

对此,同策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张宏伟表示,“海航持续出售资产包,能够阶段性的缓解资金压力。另外,现在一些大型房企在做一些布局,如果海航旗下的一些资产能够满足这些中大型房企的要求,通过收并购资产包来讲,确实能够为海航注入一部分资金。”

在资深专家薛建雄看来,这虽然能缓解短期压力,但中长期压力依然存在。

在董事长陈峰坚决“回归航空主业”的意愿下,房地产资产或许已经成为海航“破茧重生”的救命稻草。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